[忘忧]三的定律-中篇

*好久不见了,有人还记得我吗(沒有)

*前文链接:上篇

*老王爸借住忽悠家诱惑忽忽的故事

*圈地自萌,勿上升蒸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中篇 奶油的诱惑


时钟的齿轮悄然转动,老王住进忽悠家已有半年,自从上次老王有意的引诱,两人处于微妙的平衡,暧昧不明的气氛久久不散,既不像兄弟间的直来直往,也不像情侣间的黏黏呼呼,两人皆耐住性子,都不肯先暗示对方,就怕成为落居下风的一方。



直到情况有变,往常老王一门心思全在忽悠身上,二人离不开十步的距离,最近老王在半夜经常出门,忽悠追问对方,往往得到漫不经心的回应。



忽悠凝视着他在玄关的背影,紧紧抿着下唇,平静的神情下压抑着不安,他只是默默伫立于男人的身后,不出声挽留。



“约好的宵夜局,宝贝儿,你先去睡吧!别等我了”

老王背对着忽悠,轻快的说完,便开门离开,中途没有回头看他。



翻腾的酸味淹没他的喉头,忽悠背靠在墙上重重喘息,咽口水止不住体内灼烧的涩意,他眼神飘忽的看着玄关晦暗的灯光,抖着嗓子道:“狗贼!见色忘友的狗贼!”



忽悠蹲坐于微凉的地板,许久未感到的孤寂潮水般汹涌的压迫他的胸腔,他牢牢的用双臂圈住双腿,头斜倚着膝盖,炯炯双眼朝向男人离开的大门。



他固执的持续等待,脸部柔和的线条在幽微的光中冷冽强硬,低声喃喃:“敢忘了我的生日,啧啧啧,不原谅⋯⋯”



忽悠绷住全身神经一阵子,很快地耗尽精力,黑暗与疲惫逐渐攫取他的意识,他最终阖上双眸,将脸埋进臂膀中,沉沉的睡去。




再度醒来,忽悠茫然的四处张望,惊觉他正躺在房间的床上,摇摇不甚清醒的脑袋,忽悠才想起那个狗贼肯定回来了。



“把我抱回来,我也不会原谅你!”


忽悠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反应过来后,双颊越发羞红。



忽悠双手紧捂着热度上升的脸,语无伦次的反驳自己:“哎呀!我在说什么东西!⋯⋯说不定他是把我扛着,或是拖回来。”



这半年来,二人形影不离,默契十足,几本能猜出对方的心思,忽悠明了老王在乎他,昨晚极有可能抱着他回房。

不仅如此,忽悠更怕老王深思太多,看出他心中动摇,读出隐密的心思。



忽悠沉重的翻过身,片刻后长叹,决定遵从本心,起身见见那个男人。



忽悠走出房门,左右一看没有老王的踪迹,疑惑的他加快脚步,最后在厨房旁的餐桌找到男人。

男人此时在餐桌上枕着左手臂,安稳的沉睡,额前的黑发软软的垂下,端正细致的眉目比清醒之时更乖顺柔和,只一眼,忽悠躁动的情绪皆沉静下来,埋藏的疼惜在心房渐渐膨胀。



“怎么睡在这里?去房间睡。”


忽悠正想摇醒老王,眼角余光扫过流理台,他微微一愣,向前一看,那是比他的头还要大的草莓蛋糕。



这位蛋糕师傅显然是一个生手,奶油挤的坑坑巴巴,几大坨奶油勉强裹住蛋糕表面,数十颗草莓满满的摆放在上头,尽管材料丰盛,看起来却相当滑稽。



在蛋糕的一旁,有二根2与6形状的小巧蜡烛,另外一个小牌子,画着歪歪曲曲的红头发可爱小人。

忽悠的脑海闪过男人昨晚匆匆离去的背影,心境已截然不同,雀跃的鸟儿翱翔飞升,唇边的轮廓越来越深,蛋糕和小人是他视若珍宝的礼物,只因为来自那个男人。



他哼起不成调的旋律,小心翼翼的完成最后一个步骤,把蜡烛和小牌子放在草莓的缝隙间,后退几步,二只手各伸出拇指和食指相碰,将蛋糕框在手中,他餍足的眯起眼睛。



“宝贝儿,喜欢吗?”


沙哑磁性的低音传来,忽悠心中一动,猛然一回首,老王左手撑着头,眼含笑意的看向他,唇边勾起的弧度带着无尽的宠溺。



忽悠愉悦的神情见到他的脸变得微妙,老王心中没底,只好赶紧解释:“还在生气,宝贝儿?我想给你一个生日惊喜,别气。”



忽悠却突然爆笑出声:“这个蛋糕很丑,和你一样丑。”



男人的左脸上压出一大片的鲜红印子,衬着白皙的皮肤鲜明不已,忽悠自顾自的笑道:“拿手机过来,我要给你拍丑丑的合照,丑丑的人配丑丑蛋糕,究极丑丑怪!”



“宝贝。”老王轻唤忽悠一声。



“嗯?”忽悠觉得脸上一阵冰凉,他抬手摸脸,定睛一瞧,竟然是蛋糕上的鲜奶油。



“你干嘛!”忽悠惊呼之间,老王想把奶油抹在他另一侧的脸颊。



忽悠弯身躲过袭击,一个跨步到蛋糕旁,两手抓起一大坨的奶油就往老王身上扑过去。



老王怕摔着忽悠,只好空出双手接住他,却给对方可趁之机,双双倒在地上,忽悠在上方用体重狠狠压着男人。

男人试图起身,四只脚顿时纠缠在一块儿,二人紧紧相贴,挣扎中激烈的摩擦,急促的呼气喷洒于对方近在咫尺的脸孔,体温一同越升越高,两人白皙的脸蛋浮上一层潮红。



“宝宝!别抹!”


老王双手搂着忽悠的腰来不及动作,徒劳的侧脸躲避,左脸一下子布满团状的乳白色痕迹。



忽悠攻击完左脸,意犹未尽的移往右脸,嘴里还激动的喊道:“让你皮!让你皮!” 



老王幸而即时攒住他的手腕,不忘朝他求饶:“错了!宝贝!我错了!”



忽悠示警的晃晃罪恶之手,冷哼一声:“认不认输!你说哥哥求求你!”



老王沉默了几秒,出乎意料地开口:“哥哥求求你。”



“你你你今天怎么这么乖,又在打什么主意,变态!流氓!”


忽悠心神一荡,老王独特的冷感嗓音配上色气话语,难以言喻的痒意从心脏扩散至全身,血液直往身下的欲望奔去。



“呵,我还可以更乖,宝贝儿。”


男人凑近他敏感的右耳,炽热的吐息熏得赭色晕染他的耳廓,诱人细细品尝。



老王低笑着握着忽悠的右手腕拉向自己,张口含住他的食指,慢条斯理的舔舐吸吮,洁白的奶油被他一一吞进嘴里,传来阵阵羞耻的吞咽声,薄唇前后吞吐骨节分明的玉指,湿润的津液浸润被爱抚过的地带,敏感的指肉变成暧昧的淡红色。


忽悠俯视男人线条俐落的脖子,凸起的喉结随着吞下的速度,不时情色的上下滚动,发出低低的咕噜声,见老王还要继续动作,忽悠慌乱的想缩回手,被男人温热的口腔更深的吸住。


他的牙齿惩罚性咬了几下,带起一阵阵酥麻的快感,他幽黑的瞳孔望进忽悠的眼睛,带起一波波灵魂的战栗。


“你别这样⋯⋯”忽悠转头别过男人的视线,试图抽回颤抖的右手。

老王缓缓吐出他的手指,握住他的手背轻柔的摩挲,良久才道:“宝贝儿,我爱你。”

“我⋯你我我⋯”忽悠浑身一抖,神情仓皇的结结巴巴。

“我会爱你很久很久很久,一直都爱你。”他的倾诉藏着坚定的誓言。

“⋯⋯”

“让我爱你一辈子,好不好?”他的告白道出无尽的深情。

“想要的还挺多的。”忽悠小小声的嗫嚅着。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好,狗贼!⋯⋯爱一辈子!”

“嗯,一辈子。”

二人的身体与双手紧紧的贴合,此时此刻,不分彼此。
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 下次見面準備拉灯呀( ̄へ ̄)

2. 感覺太久沒出現了,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呢(ಥ_ಥ)

3. 退坑是不可能的,我永遠都在忘忧坑底(:з」∠)_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91 )

© CC | Powered by LOFTER